“西部的農民,他是到附近的小鎮找工作,還是到北上廣工作;上海的白領,是留在上海還是回到家鄉的二級城市,我想我們還是要交給市場去決定。”復旦大學經濟學院教授陳釗在接受華西都市報專訪的時候,反覆提到一個詞:市場。
  “作為中國未來增長的主要動力,已經發展了幾十年的城鎮化,現在也到了轉型關口,需要新的戰略、思路。而發揮市場作用過程,事實上是從一個集聚走向平衡的過程,而不是失衡。”陳釗。
  大城市中國大城市既不大也不多
  在社會普遍認為中國正在飛速城市化,應限制大城市規模,陳釗的觀點是:“中國的大城市既不大,也不多,不應限制。”陳釗表示,中國大城市遠遠少於全球水平,所以中國大城市並不多。
  與此同時,中國大城市規模並不大,用人口空間的基尼繫數看城市規模之間的差異,全球是0.56,日本0.66,中國只有0.42,也就是說中國的大城市不夠大。陳釗還發現,中小城市的發展得益於大城市的發展。
  大市場人口流動才能發展中西部
  陳釗說,資源配置,應該強調市場化的配置,而不是通過人為的,通過政府對戶籍制度、土地指標的控制進行。他所做的一系列實證研究表明,戶籍和土地的政策控制,導致了一系列不利的後果。由於土地指標控制,東部地區發展受到限制,中西部地區土地比較多,但片面追求土地面積擴張的城市化,導致人口城市化和土地城市化的脫節。
  陳釗表示,城鎮化戰略應該強調大城市帶領中小城市這種相互協調發展的模式。這種發揮市場作用的過程,事實上是從一個集聚走向平衡的過程,而不是失衡。如果勞動力要素可以充分流動到東部,中西部地區的人均土地資源比例上升後,中西部的農業現代化才能真正實現。
  大調配留上海還是回縣城市場決定
  “在縣城等區域的基礎配套設施,就業崗位,教育等資源還不足以吸引農村人口的時候,我們也不該限制大城市的發展。”陳釗說,當然,從另外一個方面看,要吸引農村人口,那就應該從基礎配套設施,公共服務等方面加強發展,才能夠吸引更多外來人口,這也是市場在發揮作用。
  “假如全都到北上廣居住,當地房價自然就會上去。這時大家就會算賬了,生活成本上去之後能賺多少錢,和到二線城市比呢?不是說一定要在上海。”這樣是按照市場選擇的過程,而政府不應該人為地去界定,什麼樣的規模才是合理的,然後通過一些條條框框去限制。
  多做平臺政府產業政策不要太有針對性
  談到長三角未來的產業結構升級時,陳釗認為:“我還是覺得應該交給市場,不要人為地去說什麼產業是戰略性的新興產業要重點發展。交給市場,政府的產業政策不要太有針對性,一定要發展哪種產業,要多去做公共性的平臺性的事情,比如說人才的環境,公共服務更有效的提供,比如說金融的平臺,融資環境的改善,這些對所有的企業都能享受,民企也能享受。”
  “不要說高新技術企業一定要多大的規模,一定要國有企業,一定要什麼認證,這些都不需要,當你這樣做的時候,所有的企業都能受益於這種普惠型的政策,誰能夠真正的收益更大呢,就看是否有競爭力。”
  陳釗舉例說,一些地方會選擇性地扶持新能源汽車等高新產品,但這個都是非常低效益的事情。“因為現在信息越來越複雜,技術的發展不確定性越來越大,政府不擁有這方面的信息優勢,應該讓企業家來選擇。所以我覺得關於產業結構這個事情,我覺得交給市場,政府不要過多地干預。”
  華西都市報記者 李東陽 李寰 上海報道  (原標題:留上海還是回縣城 市場來決定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ml44mligw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